A. Alley

草食百无一用抖盐社畜。
JOJO/TRIGUN/B³/SMT 末期患者。
同人游戏《第七人》攻略的那个人,也是汉化版游戏翻译里的那个Alley。
一段时间不被拍打就会退化成ROM专。
总是提不起劲。
总是提不起劲。

【自翻】Only A Paper Moon[15]

 虽然Leo被震得几乎跌倒,男人却没有受到哪怕一丝的波及。再次从他背后发起攻击的,正是Klaus。
 三次、四次。每一击都像一枚炸弹一样重重落下。但结果,全部在到达之前就被阻住了。
「白费力气……是脑子坏了吗?」
 魔术师哂笑道。
 即使如此,Klaus的身形也没有半分凝滞,一次次重复着,发起在旁人眼里看来也无疑是徒劳的攻击。
「老板!」
 在细微的间隙里,Zapp出声喊道:
「光是那样的话真的没用的! 虽然那家伙只不过是个魔术师,但保护着他的可是个能玩弄时间的怪物!」
 这恐怕是在场的所有人共同的心声吧。
 被用“只不过”形容,虽然让魔术师的嘴角明显因不快而抽动了一下,他却没有特地张嘴来表示反对意见。这一重大概也是他对自己所处的立场的确信的表现吧。
 然而还有一点。Klaus的信念从来不会动摇。
「Zapp」
「啊,嗯」
 声音平静低沉,没有丝毫感情波动。但正因如此,Zapp反而有几分畏缩起来了。似乎。
 Klaus伸手理好了因为之前的运动而稍显凌乱的衣领,再一次摆好了架势。

「你理解这些话了吗。这一切都是为了破坏(Spoil)你而做出的设计。仅仅为了这一件事,就做到了这个地步」
「啊啊……」
 Zapp的回应声微弱得几乎难以听清。
 突然,Klaus断喝一声:
「不要丧气! Zapp Renfro!」
 全场一震。这一吼的威力甚至超过之前所有的打击。
 对着全身绷直的Zapp,Klaus继续高声吼道:
「比起身陷诅咒而不自弃挣扎钻研了十年的你,对方认为身体万全但心性受挫的你更容易对付。我们已经失却了前者的你。那么后者的你,就只有,也必须要,变得更为强大」
 Klaus的声音会如此激动,可以说是十分罕见。对Leo来说甚至或许还是头一次见到。而且。其中涌动着的完全不是愤怒。
 难道说……
(Klaus先生,是在欣喜吗?)
 听到了Zapp的成长,以及人类不退转的强韧。即使那是已经失却了的未来,对于这个无尽的坚信者而言,就已经足够了吗。
 就乘着那个势头。
 拳风奔涌着。从那打击的压迫中爆发出的怒涛般的冲击,甚至没有容许任何人上前助阵的余地。仿佛是稍微接近就会被直接液化的猛压。
 然而依旧,还是无法攻击到那个魔术师。

「真是难看……」
 几拳。几十拳。
 Klaus始终不曾停止。
 即使早已清楚根本不可能穿透阻隔也是一样。
 既不是愤怒,也不抱有杀意,只是纯粹的炽烈。
 在只是重复着发出打击的轰鸣的领袖背后,莱布拉的成员们无声地站定了位置。
 远远称不上什么作战。Steven会走向他的身后,是准备当Klaus到达极限时第一时间冲上去接替。吧。
 然而他的举动被Zapp阻住了。Steven稍显讶异地微微张大了眼睛,目送着Zapp转过身一直走到Klaus的背影的正后方。
 Zapp没有拉开架势,只是把手随意地插进兜里,抽出了……一根雪茄。
 眼前狂卷的飓风中屹立着的,是在无数的炸弹般的打击中依然不见一丝裂痕的障壁。紫烟安静地飘摇着,眺望着人类的志气与近乎宇宙根源的伟力间互不相让的激烈冲突。
 在因冲击波而摇曳不止的烟里,Zapp没有注目于魔术师与Klaus的激烈冲突,而是仰望着上方的空洞。倒不如说,比起注视肉眼难以看清的空洞,他只是在无表情地望着Valerie最后消失的地方而已。

 在雪茄落在地上被踏灭的几乎同时,Klaus停下了攻击。
 Klaus应该,并不是因为听到了烟蒂落地的声音,而是感受到了吸完烟的Zapp投去的视线吧。
 一直重复着无止境的猛攻,就算是Klaus,呼吸也有几分粗重了起来,小山一样的肌肉上下耸动着。从身体上袅袅升起的蒸汽……不如说,更像是白烟。因为摩擦和冲击的热度,衬衫的边缘几乎打起了卷。
 将指尖一直摩挲把玩着的打火机牢牢握住,Zapp开了口:
「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老板啊。就不能把清算的活让给我吗」
「…………」
 Klaus一言不发,猛然转过了身。
 然后毫不犹豫地迈开步伐,擦着Zapp的肩走了过去。没有鼓励,也没有任何特殊的指示。只是把一切都交给Zapp自行处理。
(那个……感情上是可以理解啦)
 Leo虽然没有出声,果然还是忍不住四下张望打量同伴们的神情。他的目光与Steven的交会了。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由这个人来提出异议吗,还是说,其实并不是像Klaus先生表现的那样完全交给Zapp了呢。
(这倒也是啦。明明就连Klaus先生做到了那个地步都没办法呢)
 魔术师则只是袖着手,从始至终睥睨着这一切。
 正如Zapp之前所说的那样。对手——不如说情况——棘手透顶。保护着敌人的事物,绝非凭个人的武力或技巧就能够穿透的东西。

 Zapp向前迈出了一步。没有摆出战斗的态势,而是吊儿郎当地用手指点着正上方。
「那玩意再往上头就是未来吗」
「没错」
 对着似乎兴味津津起来的魔术师,Zapp用连嘴角都懒得抬一下的表情继续说道:
「未来这玩意,意外的,在相当没意思的地方啊」
「我并不打算对你这种人讲解修订高维度空间多重屈折曲面学说——」
 对方眼看要长篇大论起来,Zapp立刻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
「总之你在未来打败了我,是吧」
 话被硬生生噎回肚子里,魔术师的脸庞很明显地染上了一丝不快。
 因为预料之外的不是令他扫兴的话题,那表情一闪即逝,浮作了笑容:
「啊啊,就是这样。身为最强猎牙人的你,被站在这里的我收拾掉了」
 然后,听到这句话的Zapp。
 从鼻子里发出响亮的嗤笑。
「那个未来的我,还真他妈弱鸡啊」
「……你说什么?」
「专心致志发奋修行? 乍一听起来倒挺像那么回事的,整个人蔫巴烂掉了还哼哧哼哧努力向上啥的,结果一个私生子甩出来就啪地给打到啃泥了。而且居然还是被你这种没本事的喽啰甲乙丙给咔吧一下掰倒的,真是没眼看啊。那样的玩意,对现在的我来说,那啥来着。已经是翻了篇的我了。」
「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Zapp说的话确实听起来可以说是颠三倒四。
 但是敌人的话语已经不能对Zapp造成任何影响了。他握紧了打火机,猩红的鲜血迸发而出,形成了比他自己的身高还长的巨大刀刃。
「你小子才是,明白是怎么回事吗。接下来就要教你后悔两个字怎么写了。是你自己亲手把我变成了你更加无法击败的敌手」

 然后——
 他纵身如电,巨刃呼啸而下。
 一瞬。
 大地在剧烈震动,爆风在咆哮。这一击的猛烈威力甚至可能不亚于迄今为止Klaus所挥下的那些猛攻。
(但是……!)
 因脚下的摇动而一个趔趄跪在了地上的Leo,发出了呻吟声。
 即使这样也没有可能胜过之前的攻击,倒不如说即使胜过了也一样是无法穿透障壁。没有任何意义。
 像是在证实这一点一样,魔术师大笑出声:
「啊哈哈哈! 到头来也不过如此! 什么人类的志气啊! 不过是自暴自弃罢了! 真是丢人现眼啊,这种事实摆在面前硬装睁眼瞎子的愚昧!」
「切!」
 每次攻击被弹回时,受到的反作用都能造成过大的硬直,这一点无疑是身体轻巧的Zapp的短板。
 即使如此气魄上也没有纹丝退却。如同一只固执的猫一样,他绕着一动不动的目标持续不断地攻击着。
 回望着全神贯注着挥出攻击的Zapp,魔术师开了口——
「该不会,因为我不能出手就安心起来了吧?」
 说着啪地打了一个响指。
 Zapp的下颚猛然向上一浮。以恍然间会觉得连头盖骨也被打碎了的势头被打飞了出去,后背着地狠狠撞在了地上。
 如同结结实实吃了一记上勾拳一样。在那样的持续攻势中居然会突然被反击,实在是很出乎常理的事情。不管敌人本身是什么级别的达人,那将一直持续的压制力本身完全无效化了一般的一击,普通而言都是绝对不可能的。
 然而事实就是那样。Zapp仰面朝天,后仰着的胸口痉挛着。似乎是因冲击而脑震荡了。手上的血刃也因此悄然溶解了。

 魔术师的声音愈发高扬了起来:
「只是玩一玩的话还是允许的! 现在的时间里,我毫无疑问正是这个星球上最强的存在!」
 Leo也好,Klaus也好,Steven也好。
 没有人冲上去帮助Zapp。或许是都注意到了Zapp乍看像是昏了过去,其实只是保持着躺倒的姿势仰望着天空而已吧。只是仰望着Valerie消失的地方而已。
「……白啊」
 他的声音含混不清。是因为下巴无法很好的活动吧。
「你是真不明白啊。什么才叫强」
「真是嘴硬得很的不肯认输啊」
「倒也是。本来也没心思做什么好声好气的说明的」
 Zapp这次举起了拳头,空手挥击着。
 结果仍是没有任何改变。Zapp冲上去,被反作用弹飞,偶尔吃到一记反击而翻倒在地。重复的镜头不断上演着。
「你还要我说多少次! 没用的! 这是白费工夫!」
 魔术师大吼着。Zapp只是一次次地起身,即使每一次翻倒的时间都比上一次更长。
 慢慢积累的伤势使他的行动越来越迟钝,甚至已经没有再度制造出血刃的余力。
 然而重复着这个白费工夫的过程的Zapp依然没有放弃。
 Leo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在夜风的吹拂中,凝望着相同光景的重复上演,关节都因寒气而变得僵硬了。在这种恶寒中,时间仍在无情地继续刻画着刻度。
 然后。
 魔术师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动摇。

「什么? 骗人的吧……」
 他的眼神死死盯着迫近的拳头,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看起来比刚才更近了——骗人的吧! 因果防御膜是不可能被破坏的! 这可是特异点生态的拔群伟力!」
 发生了什么吗。Leo一瞬间甚至无法理解。
 他只是看到伤痕累累的Zapp嘴角吊起了几乎可称阴险的弧度。
 一击一击的连续攻击之中,单靠拳头就突破了防御——接近了对手吗。
「这不可能……!」
 动摇的魔术师揪住了自己的胸口,然后。
 在男人后退的同时,从后撤的那只脚下传来了噗叽的一声。
 听到那几乎微不可闻的轻响,Zapp突然放松了拳头。然后,缓缓垂了下去。正如他的攻击已经全部结束了一样。
 惊惶失措的魔术师,被逼退了一步。然后,踩死了一只落在那里的飞蛾。
「哪怕一只虫子都不能杀。之前是这么讲的来着对吧?」
 Zapp这样宣告着。
 魔术师踩到的是,在这片空无一物的公园中,被那道光柱吸引而来的飞蛾中的一只。在不久前,被K.K.射出的子弹麻痹而跌落的飞虫,在他脚边的地面上落得到处都是。
 目瞪口呆的魔术师的身体,突然之间,被从空洞中凭空出现的漆黑的鞭状触手缠住了。男人的双脚,被无情地拔离了地面。
「骗人吧……怎么会」
「难得学会了人心的细微,就再去学学昆虫的习性吧。在超神的手心里」
「骗人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触手一条接一条地次第增加,魔术师的身形被愈发紧缚。
 男人一瞬间被猛然拉起消失在了空洞中,只余下他凄厉的惨叫回响在空气中。
 然后,空洞也消失了。

 在突然昏暗下来的一片漆黑中,Zapp所站的地方绽开了一豆火光。
 他一边点燃打火机照亮,一边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小菜一碟嘛」
 嘴上逞着强,整个人却原地跪了下去。
 三人立刻冲了上去。不过没有伸手搀扶。即使Leo也意识到了现在并不是伸出手的场合。
 Klaus开口问道:
「究竟是怎样……?」
「哎呀这个嘛,当然是本大爷我超赞绝伦的完美肌肉觉醒了连邪神的力量也能超越的一拳——」
「吹嘘就先适可而止吧」
 Steven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
 若是往常的Zapp,难免还要再胡扯几句吧。或许是伤势的痛楚也实在开始难以忍耐了。他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举起了自己的右拳。
「呃……!」
 倒抽了一口凉气,Leo甚至瑟缩了一下。
 Zapp的拳头,足足膨胀到了拳击手套的大小。
「我把血液集中起来让拳头变肿了。结果那家伙就产生了我的拳头突破了防御逼得更近了的错觉」
 他嘿嘿笑着,又补了一句。
「看起来就像制造了奇迹一样对吧」
 他这样说着,膨大的手慢慢变回了原状。

 周围的人一瞬间全部目瞪口呆了。
「就,就是这样的小伎俩……?」
「反正敌人自己粗心大意了嘛。能耍诈自然就耍诈了呗。」
 Zapp嘀咕着,一开始还看着发问的Leo,但说着话视线便自然地转向了空洞闭合处的天空。
「原来如此」
 Klaus点了点头。
「干得漂亮」
 这句话似乎切断了Zapp最后一根紧绷着的弦,令他一下垮了下去。
 在扑上去搀住他的Leo的支撑下,Zapp无力地,颤抖一般吃吃笑了起来。
 Klaus站在旁边,就这样低着头看了一会。
 然后,他转过了身。以寂静无声的步伐,走到了魔术师最后站立的地方。
 Klaus跪了下去。在那颗头颅深深地垂下去的方向——是那只被踩扁的飞蛾的尸体。
「为打倒巨恶而付出的牺牲。其罪在我等之身」
「……就是这点,真是无敌的啊」
 Zapp脸上半带着错愕的表情,轻声嘀咕道。
 Leo再一次看了看时间。
 零点二十四分。
 十年后的世界的危机,在这一时刻终于得到了解救。



4—Barnum and Bailey World
   (梦幻奇妙的马戏世界)

                                                                          Fin

————————————————————

       [ <<上一话]   [  第一话]    [下一话>>]   


评论(4)
热度(22)

© A. All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