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lley

草食百无一用抖盐社畜。
JOJO/TRIGUN/B³/SMT 末期患者。
同人游戏《第七人》攻略的那个人,也是汉化版游戏翻译里的那个Alley。
一段时间不被拍打就会退化成ROM专。
总是提不起劲。
总是提不起劲。

【自翻】Only A Paper Moon[13]

4—Barnum and Bailey World
  (梦幻奇妙的马戏世界)


 Valerie的意识似乎中断于问诊途中,在那之后,就以临时医务室桌上的电话向Zapp的手机拨入了来电。
「也是呢—……就和咱家那边的请神上身是一样的呢—…跟人讲话的时候总望着别的地方呢—……那边是墙吧,没什么可看的啊这样说也完全不会听呢—…不过有神上身的事也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过了,冷不丁见着一次还真是挺吓人的呢—…」
 医生的话里能得到的也就这么多了。
 姑且把Valerie带到了会议室后,少女非常有礼貌地向房间里的莱布拉成员们一一行礼问好。
 与之前一样,她对自己的发言并没有任何印象。然而,一看到Zapp的脸色她便敏锐地嗅到了,这次状况的深刻程度与以往恐怕截然不同了。
「我这次,说了什么话? 爸爸」
 时间是二十点三十八分。
 不止是Leo,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有意无意地移向了时钟。
(只剩下,不到三个半小时了……)
 要和Valerie说什么,莱布拉要如何设定目标又要如何行动呢。这些似乎并没有达成什么一致。时间实在是太少了。Klaus和Steven已经分别开始联络各自的渠道,布置起了行动步骤。Steven更是拿出了四部手机同时讲着。
 要怎么和她交代的问题,似乎被全权甩给了Leo和Zapp,以及凑到了旁边的K.K.。总之先把Valerie拉到一旁的沙发坐下,然后把Zapp按在了她的正对面,两人的目光又一次针锋相对地顶在了一起。
「你啊,说是大半夜就要回家了」
「好突然?」
「啊啊,是啊。然后,那个力量还是啥的,会把所有在附近的人都搞死。所以那些铁青着脸的大叔们正在给你找个足够宽敞的地方。虽然他们可能不是你好的那一口的帅哥,但要本事还是够用的。」
「…………」

 Valerie的脸色看上去还十分自若,然而抱住自己的手臂的手指却攥得发白了。
 Zapp无疑也捕捉到了这个细节。
 他几乎是立即就抓住了这个痛脚,挑衅道:
「嗯? 吓尿了吧,臭小鬼」
「才,才没有」
「对吧? 说到底,来的时候都平平安安的,怎么可能只有回去的时候难得要死啊。就这样还害怕的话,那真是这么大人只长了颗耗子胆了」
「但,大家、会死……」
「这种小事这头总会想办法搞定的。而且横竖你也啥都帮不上。实在不自在的话,就专心把你自己管好。漏尿了就赶紧自己去把内裤换了什么的」
「爸爸,我……」
 Valerie眼角噙着泪水去捉Zapp的手。Zapp没有将她的小手挥开,而是回握住,缓缓地压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没事的。你现在握着的是什么啊?」
「爸爸的手……」
「那你还有什么好哭的啊。你是傻的吗?」
「唔嗯」
「只是口头上不哭了吗?」
「没有」
「那么,就拿出实际行动来啊。我啊,今天可已经够惨了」
「嗯……真的是很没种呢」
 Valerie稍微露出了一点笑容。Zapp则用脑袋轻轻顶了一下她作为回应。
「小鬼就只管专心去烦恼那些小鬼该烦恼的东西就好。Shaun那小子,多半并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不过呢,那个啊,交往什么的还是免了。记住了啊」
「嗯」

 Leo从稍远的距离眺望着这样交谈着的两人。
 从余光里,他注意到K.K.的脸上正挂着非常阴沉的表情。
 虽然不是Zapp,但要和心情非常糟糕的K.K.搭话同样也十分需要勇气。然而,只要稍微把目光转到她身上,她偏偏又是一定绝对会注意到的,所以要装作没看见也一样很困难。这就是所谓的难对付的人吧。
 总之,K.K.正在微微摇晃着脑袋。
「有点太过火了啊」
 她虽然动着脖子,皱紧的眉间却完全没有半点放松的意思。将她的低声咕哝也衬得更为怕人起来。
「共享死亡,是吧。真是用了相当瞧不起人的口气啊」
「但是,Valerie又……」
「会去利用天真无知的孩子的鼠辈,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是人渣。这种问题想都不用想。啊,真是对之前那个下不了决心的自己感到火大。真想大闹一场。」
 她的脸上渐渐凝固住的,是不管怎样的敌人都格杀勿论的表情。
 即使那是未来的Zapp也没有半点余地。
 咽下一口唾沫的Leo察觉到了自己之前的错误。对这个组织而言,一致早就已经达成了。当应该做的事情摆在眼前的时候,莱布拉的字典里便从来没有迷茫。只有与恶意正面对决这一点而已。
 就在这时。

「去假哈顿(Fake Hattan)。最晚在两小时后可以完全封锁道路交通。场地面积上也不至于后援无力。」
 将多个电话同时一齐切断后,Steven扬声宣布道。
 K.K.出言提问:
「就算有封锁,已经在里面的人的避难工作怎么办?」
「就在不久前,警察刚完成那一区域的流浪汉的扫荡清理工作撤收走人。虽然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不过对那些人来说,也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
「那我先走一步去找方便狙击的据点了。有任何变动随时再联络」
 话音未落,K.K.风衣的下摆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假哈顿——也就是假曼哈顿(Fake Manhattan),这个不自然的词语,是大崩落带来的诸多不可思议现象之一。在与异界(Beyond)连接而崩落后,纽约被重新再构筑,就连中央公园都换了位置。不仅如此,中央公园还分隔成了多个裂块,四散在了纽约的各个角落。今天Leo等人去过的公园也是前中央公园的碎片之一。
 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与中央公园毫厘不差的另一个中央公园。这一个公园倒是并没有被分隔成多块。然而,这个公园里的一切,都是石头。池水,树木,在公园里的人,无一例外都是石雕。这些雕像如此精细生动,甚至有谣言说,这片石林才是崩落前的那个真正的中央公园。
 那么,那些和被分隔成多块的中央公园一起归还了现世,侥幸生还下来的人们又究竟是什么呢? 这样的恐怖故事也自然跟着扩散开来。从实际上来说,倒是并没有听过有和那些石像长得一模一样的生还者出现。呃,应该是没有。损毁那些石像的话会从里面流出鲜血也被证明了只是谣传。半夜徘徊在那里的话,会听见满是悲痛的叹息声在耳边回响……这样的证言倒是不绝于耳。不过这种程度的流言的话,即使在世界的其他角落也早就不新鲜了。
 许是因为这些恐怖故事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那里的景色实在太难说是赏心悦目,几乎没有什么人会没事靠近假哈顿附近。结果,即使是在居无定所的流浪汉中,这地方也没有什么人气。大概是因为在没有商店,没有资源,连半根草都不长的石场上生活实在是太麻烦了吧。即使如此仍有除那里之外就无处可归的最底层的人们会零星聚集,使得警方隔三岔五就要去做一番清理的假哈顿,是屡次发生犯罪交易或交火(以及一些未经许可的电影拍摄)的老大难危险地段,把地点设在那里,倒不算失去了正当性。

「要从半径半英里的外围布置后援的话,坐标还是定在公园的中央吧」
「你要把小鬼一个人扔在那种地方?」
 提出反对的是Zapp。
 Steven十分平静地回答:
「当然是有监视的。K.K.会守着。」
「最低限度至少应该有一个人守在最近位置吧」
「但是——」
「我会负责守在那里的。我心里有数」
 牵着Valerie的手,Zapp这样断言道。他的眼神和先前出门了的K.K.别无二致。是洗练了杀意的眼神。即使对手是自己也毫不动摇的眼神。
「我也去」
 Klaus开了口。
 他的眼神在房间里剩下的Steven和Leo脸上扫了一下,继续说道:
「除此之外的免谈。你们拉开足够的距离保持待机」
 话中没有任何的余地。
 莱布拉的领袖站起了身。或许是由于他坐在座椅上的的时候总是略为猫着背的关系,当他挺直脊背站立起来的时候便更有一种巨大的威压感。
「你来指挥,Steven」
「了解」
「那么,出发」
 发号施令的只是压低了的短短一句。
 莱布拉却因这一句凝聚为一。

 抵达假哈顿时已是二十一点三十五分。
 沿路接受了盘问,道路封锁应该已经切实展开了。
 虽然也因此遭遇了道路拥堵这样的预料外障碍,时间大体还有余裕。
 利用Leo的远视在公园内搜寻,发现有人在就及时赶出现场。抢在时限之内,勉勉强强全部搞定了。二十三点二十分。在关键的午夜零点到来之前,甚至还多少留出了让眼睛稍微休息的空间。
 在这期间位置配属也已经各自就绪。广场的中央是Valerie、Zapp以及Klaus。在距那里恰好半英里的距离是在阴影中监视状况的Steven和Leo。K.K.的所在位置没有任何人知道,只是收到了她表明自己已经架好了枪的联络。
「她啊,是在紧张呢。虽然Zapp也差不多」
 听到身旁的Steven的自言自语,Leo因不安而开口问道:
「您感觉会发生什么事呢?」
「一点也摸不着头脑,当然是这样。也有可能什么也不会发生」
 他的语调一如平日,平静而又沉着:
「这种时候啊,就是那个了。只能祈祷了」
「……是应该向什么祈祷啊」
「嗯?」
「在这个城市里,就像理所当然一样,多的不像话的超规模存在啊神格啊,天天都在随随便便地出现吧?」
「啊,倒也是呢。奇迹也没有那么……是指和以前相比,没有那么稀罕了呢。说到祈祷,自然是向不在眼前之物献上的。这样一想,这里还真是残酷得很呢。说起来前几天,我还看见有个横竖怎么看都是天使的生物,抓住了一只鸽子,撕咬着大快朵颐来着呢」
「那么?」
「没什么,祈祷吧。即使这样,我们依然祈祷着奇迹」

————————————————————

       [  <<上一话]   [  第一话]    [下一话>>]         


评论(3)
热度(23)

© A. All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