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lley

草食百无一用抖盐社畜。
JOJO/TRIGUN/B³/SMT 末期患者。
同人游戏《第七人》攻略的那个人,也是汉化版游戏翻译里的那个Alley。
一段时间不被拍打就会退化成ROM专。
总是提不起劲。
总是提不起劲。

【自翻】Only A Paper Moon[6]

「行动不要紧了吗? 爸爸」
 怎么可能不要紧,Leo心想。
 Zapp的身体状况,至少看上去和平时差别不大了。他用低沉的声音回答自己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的Valerie说:
「走路的话不打紧」
 如果仅仅是血液流动就会伤害血管,那么光是脉搏稍微加快都会十分难受吧。
 更不用说要发动血法了。
 大概是因为有意识地控制着自己的血流的关系,Zapp看上去比平时要沉着。虽然从他身旁的Valerie的角度看来,他的态度可能会显得有些冷淡,但其实比起冷漠反而更像是在不安呢。

 他从两人的身后望着他们。
(怎么说呢,要说看起来像父女俩……)
 因为年龄差的关系吧,感觉还是太过勉强了。
 但是要说像什么的话,也只能说是像人贩子和少女的组合吧。
 因为距离缩短到了危险的地步,不必要地显得更为可疑了。尤其是领路的还是那个Zapp。
「那个……Zapp先生」
「啥」
「我们姑且不论,对Valerie来说,这附近稍微有点。天色已经有点晚了」
 黄昏转眼就快过去,要入夜了。
 三人从大道拐进了小巷,在已经废弃的公寓楼的大门口三三两两地聚集着可疑的人。不过说是可疑,在外部世界的话恐怕是会被说「那样子的也能叫人……」这样的话的类型吧。

 在这个城市也算得上是可疑的那些家伙,有的是正在一小口一小口啜饮着装在壶里的章鱼内脏的介于甲壳类和鸟类之间的生物,有的正在干着往一小堆堆成小山的高跟鞋里一只只地塞满青蛙卵的零工,有的是在大路边就搞得头破血流一边喊着「好咧!」「接下来要一气捅三个酒瓶喽!」一边玩着“到第几个时会出脑浆”的海战游戏的男人们,还有一群正在玩着GyaKyau藏式GaboxRapalira的幻形MonenJacobLovestrune八齿鼠。
 Zapp用很不爽的语气回答说:
「可是啊,要打听Ashley的情报的话也没……」
 他说到一半时,注意到Valerie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我不要紧的哦」
 Valerie用爽朗的口气说道:
「那么,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
 Leo和Zapp一下子词穷了。
 略微等了一会儿,她坏心眼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的。我可已经十岁了哦?是接待男人的工作对吧」

「你这……!啊啊啊啊」
 Zapp怒吼起来,但是是因为瞬间的激痛吗,他又一下子泄了气,没精打采地塌下了肩膀。
 抓住他示弱的这个间隙,Valerie握住了他的手。她心情很好地打开了话匣子:
「我呢,住在很大很大的房子里。在那里,我的姓氏并不是Bama。到了我十岁的时候,在那里的爸爸……在那里的人呢,告诉我说我实际上是被收养的孩子。什么财产啊继承啊,说了很多听不太懂的话。最后,他告诉我说,要是我希望的话可以雇侦探帮我找到真正的爸爸和妈妈。妈妈是找到了。好像也拿到了照片。但是,关于爸爸的事却怎么都搞不清楚」
 想要搞到作为莱布拉成员的Zapp的资料,对于一介普通侦探来说实在是太过沉重的任务了。这一点并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只有妈妈的日记里稍微提到了一点呢。爸爸的事情。说是虽然不知道都在做些什么,但是是个好人」
「那个日记里,提到了Zapp先生的名字?」
「嗯。还有,在叫做莱布拉的秘密结社工作的事。」

「Zapp先生……」
 对于Leo那发自内心的目瞪口呆的眼神,Zapp竖起了一个中指:
「啰嗦—。她可是个天堂级的好女人。」
 把完全不相干的事当作理由,他这样断言道。
 Zapp所说的「去做个了断」,看来是指要去把Ashley身边的情况彻查一番来搞清真伪的意思了。
 Ashley生前留下了一个女儿吗。如果有的话,她的父亲又是谁呢。
 为了向她的同事们打听这些才来到这里的吗。
「Bella和Ein? 今天没见到呢。是不是感冒了啊」
「刚才在葬礼上还看见她们。不可能没过来吧。」
「就算你这么说,没就是没。哪只眼睛都没看见」
 男性(?)指了指自己脑袋周围滴溜溜地飞来飞去的五个眼球,这样说道。
「找下一个吧,下一个」
 Zapp这样念叨着,转过身——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已经转了快一个小时,也没有找到哪怕一个Ashley的同伴的踪迹。
 再怎么也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头的Leo这样咕哝道:
「难道说,这也是被封锁的部分吗。矛盾的阻隔……」
「只是不走运罢了」
 这样一句话顶回来的Zapp,话音里果然透着焦躁。和他手拉着手在背后跌跌撞撞地跟着的Valerie脸上,不知什么时候露出迷迷糊糊的表情。
「困了吗?」
 Leo这样一问,Valerie猛地挺直背回答说:
「不要紧。现在才,那个,怎么说来着……啊啊,华灯初上呢!」
「今天就先回去吧,Zapp先生。随便带着Valerie在外边乱跑,让本部那边知道了要生气的」
「咕唔唔」
 Leo多少能感受到Zapp苦涩的心情。为了否定Valerie的话勉强自己拼力出来,结果反而让她的话越来越可信,一定很恼火吧。虽然不知道所谓的矛盾的阻隔是什么,但是这种大范围操纵因果的行为背后,有着明显的被什么超绝的存在干涉了的气息。
 如果是单纯的圈套的话,幕后的对手应该会选择杀掉或者监禁Ashley的同伴。但是Bella和Ein并不是单纯的失踪,一路上也遇上不少见过她们俩的人,然而不管怎样,一行人就是遇不到她们。试着调查其他熟人,或是改变询问的角度,也还是全部落空了。
 不是没有考虑过安排布置其他人,但是范围太广也太过勉强。Zapp甚至跑去找了老熟人的情报贩子,也没找到和Ashley搭得上线的情报。

 就在这时。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Leo带着不祥的预感摸出了手机。
「你看。一定是发来骂你的短信……」
 是Steven先生发来的吧,他这样想着。
 居然不是短信而是电话。是紧急事项吗。来电人……Klaus先生?
「您、您好。我是Leo」
 电话另一头的Klaus,用淡然的口气这样说:
「紧急事态。需要你的协助」
「发生什么了吗」
「Gidro逃狱了。他抓住空隙重新构建了不可视力场,逃进了城市中」
「咦……知道地点吗」
「只知道消失的地点。时间已经过去四分钟了。抓紧时间。地图会发给你」
 电话到这里就结束了。几乎同时邮件就发了过来。是Gidro失去踪迹的地方的地图和情报。

「咋了?」
 Leo一边把地图转给注意到情况有异的Zapp看,一边用最短的语句说明了事态。地点距离三人现在所在的位置足有半英里。对于追踪而言可说是相当绝望的距离。
 就在Leo犹豫的时候。
 Zapp倏然跑了起来。
「斗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他一边叫唤着一边把Valerie的手塞在Leo手里,拔腿冲出了小巷。
 他径直奔向大道上他所看见的第一辆车。
 是因为它是漆黑的高级进口车呢,还是单纯是因为它停得最近呢。
 车门打开了,引擎也打着了火。
 就像车门前簇拥着的几十个穿黑西装的男人,以及在那群人中心接过递过来的雪茄一看便知是教父地位的中年男性全都被他无视了一般。
 Leo看着一边因为剧痛而哀嚎,一边挥舞着血刃纵身跃起的Zapp的背影——

 虽然就连他自己心里也有些不悦,他还是拉着Valerie追了过去。即使受到诅咒拖累,但Zapp是全无可能会输给那帮黑衣人的。
 事实上,当Leo跑到车边的时候,正巧看见Zapp一脚把司机从车里蹬出来。
「啊,我要坐副驾驶席!」
 没有心思去阻止兴高采烈地爬进车里的Valerie,Leo自己也坐上了车后座。轮胎以几乎要空转起来的气势咆哮着疾驰而出。
「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看着一边因痛楚浑身战栗一边打着方向盘的Zapp,身边的Valerie叫起声来:
「你还好吗? 爸爸」
「凑……合——勉勉强强能保持不昏过去,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力轰下了油门。

 急忙拽出安全带系上,Leo开口喊道:
「Zapp……先生!」
「干啥!」
「Zapp先生!」
「都说了,干啥!」
「…………」
 自己吞吞吐吐说不出口,是因为是在Valerie的面前吗。
 他害怕问出口。而且,在问出口之前也有必须要向自己确认的事情。刚才他还没有扪心自问清楚,就先开了口。
(问过后……我又要做些什么呢?)
 没有意义。但是,却不得不问。
「请告诉我您想要做什么」
 他颤抖着的手攥紧了正前方的座位的椅背。随着Zapp一声声饱含痛意的呻吟一起,远比这辆车的暴走还要激烈得多的震颤清晰地透过椅背传到他的手中。
 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继续问道:
「您是为了抓住他才去的吗。还是说,为了趁这个机会杀掉他才去的吗?」
「你听了又怎样」
 Zapp开口的反问,和他扪心自问的几乎一模一样。

「我不清楚。但是,请你告诉我」
「你找不着他的话哪个都办不成。还是说如果你不满意我的回答就要阻止我?」
「不管是哪一边,我都不想就这样不知情地去干」
 他透过后视镜盯着Zapp。
 Zapp看了一眼Leo的表情,紧紧闭上了嘴。
 车在一片沉默中狂飙着。
 在道路上高速地穿插,与左右的其他车辆擦身而过,加速声与刹车音在四周交响成协奏曲。
 在一片重压中,打破了僵局的人是Valerie。
「是好朋友的话,不可以不好好回答人家哦,爸爸」
 Leo敏锐地注意到,Zapp虽然装出一副无视的样子,却斜过眼瞟了她一下。
「是真的。重要的事情不可以随便糊弄过去」
 他又一次装作无视的样子,这回被轻轻地咬了一口。
「虽然就算爸爸是个无赖我的爱也不会变,但是除了我之外爸爸也需要别的朋友吧。这种事都不明白吗?」

「闭嘴啊啊啊啊啊你个臭小——」
 Zapp爆发出一阵怒鸣。
 但是Valerie并没有听到。
 一瞬间,飞速的几十次眨眼。然后是低声的:

「SPOILER TIME」

(这些话……不是她本人的意思吗)
 Leo的观察力,令他洞穿了她的表情和语调都和一瞬间前的说教大不相同的事实。
「沿这条路直走。前方三百米处右转」
 她的眼睛还在飞速地眨着,整个人就像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似乎这回的剧透还没结束的样子。
 随着一脚急刹车,Zapp把车停了下来。然后。
「Leo。下去」
 他压低声音这样说道。



————————————————————

   [ <<上一话]   [ 第一话]    [下一话>>]     


评论(1)
热度(30)

© A. All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