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lley

草食百无一用抖盐社畜。
JOJO/TRIGUN/B³/SMT 末期患者。
同人游戏《第七人》攻略的那个人,也是汉化版游戏翻译里的那个Alley。
一段时间不被拍打就会退化成ROM专。
总是提不起劲。
总是提不起劲。

【自翻】Only A Paper Moon[4]

2—Sailin'over a carboard sea
    (徜徉在纸板海洋)



 Gidro的处理,交给了其他人。
 然后就顺理成章地到了「哎呀哎呀,接下来要怎么办好呢」的时间。
 三人经过一番商量……
「唔呣」
 在与组织联络过后的三十分钟后,这位人物出现了。
 统率莱布拉的领袖,可畏的举世无双的绅士,Klaus Von Reinherz。
 在家庭餐厅角落里的包厢座位上,他健硕的体格小心地缩成一团,坐了下来。
 桌椅间的间隙对他来说如此之窄,到了把手放到膝盖上的话就连一厘米的空隙都没有的程度。
 但他没有丝毫抱怨,姿态非常从容。
 即使邻桌那个打扮成小丑的店员已经把插着焰火棒的生日派对土豆按照国王游戏的命令放在头顶跳了十多分钟的舞也是一样。
 即使稍远的一桌大喊大叫的小孩子正在把冰淇淋互相丢来丢去也是一样。(幸亏坐在他们投掷的距离之外)

 他就这样毫不犹豫地屈身坐了下来,没有哪怕一丝的慌乱。
 在点了一份肉饼后等待上菜的时间里,Klaus开口问道:
「那么,虽听说有极度重大的要事,为何要到此处?」
「不……怎么说呢,一是因为这个孩子本人强烈希望」
 Leo挥手指了一下身边坐着的Valerie。
「都是成年人了,吃饭当然要进饭店嘛!」
 被嘴里啃着的芝士煎蛋汉堡蹭得满脸黄色的少女的眼神,滴溜溜地在Klaus身上打转。
 Leo顿了一下,把另一个理由也说了出来。
「然后Zapp先生就说,这个包厢座大概可以卡住……啊,不,总之就是您坐下来的话,行动有可能会没那么方便一类的。」
「所以他刚才才会突然袭击我?」
「嗯」
「疼疼疼疼疼疼疼好痛痛痛痛痛唉哟哟哟哟哟哟哟」
 切身地吃到了回击,整个人佝偻在桌椅间狭小的空隙里的Zapp,颤抖着发出断续的悲鸣。
 大概是习惯使然,Valerie的小脚晃动着,一下一下地踢在Zapp的身上。她低声咕哝着:
「明明是为了商量事情,才把很厉害的人叫过来的,为什么突然又袭击人家呢?」
「天知道」
「爸爸果然是个傻瓜吧?」
「没有的事」
「没错。并非您所想的那样。」
「搞什么啊。我只是说笑的」
 她的眼神不满地在Leo和Klaus的脸之间扫来扫去。
 Klaus非常礼貌地向她提问道:
「……您刚才说,父亲?」
「啊,怎么说呢,要说的事就是这个问题」
 Leo插进了话头,说了起来。

 在Leo叙述的过程中,Klaus一言不发地用儿童用的塑料刀叉一下下切割着那份一看就知粗滥无味的肉饼,将它安静地吃完了。
 在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后,他喃喃道:
「SPOILER,吗……」
「啊。有想到什么吗?」
「不。没什么线索。不过,怎么说呢,是个让人在意的词语。」
「是透露剧情的意思吧」
「虽然不知其中是否有深意,的确令人感触颇多」
 Klaus把目光转向了Valerie,开口问道:
「Miss Bama,我是应对此类事态的负责人。您可否容许我问几个问题」
「好啊」
「您是如何回溯十年的时间来到现在的呢?」
 她张张嘴,像是想要开口回答一般。
 然而她的话最终还是梗在了喉咙里,只是回答说:
「不知道。我许愿说想见爸爸。愿望实现了。然后……除此之外的,就不可以说了」
「是被什么人禁止了吗?」
「不知道……大概吧。只能想起不可以说这个念头本身了」

「记忆被封锁了……?」
 Leo低声念叨。
 Klaus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问了下去。
「您在这个时代,有可以信任和依赖的对象吗?」
 他完全没有半点要质疑Valerie的说辞的真假的意思。
 是全盘接受了呢,还是觉得真伪根本无所谓呢。大概不是后者吧,Leo想道。
 Valerie毫不犹豫地立刻回答说:
「爸爸。妈妈……已经死了嘛」
「我很遗憾」
「唔—。对我来说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反正我既没见过她的脸,也没看过照片」
「是吗……」
 Klaus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把将用奇怪的姿势拱在狭小的桌子下的Zapp拽了起来。
「那么,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协助我们,Miss Bama。」
 他优雅地躬身行了一礼。

 超常秘密结社莱布拉本部,隐藏在多重的技术和魔术的防御之中。
 虽然一眼看去只是一栋普通的建筑,但如果不按照正确的顺序,就无法进入真正的内部。
 人类神秘史上最重大的大事之一的「大崩落」,并不只是单纯一座城市的崩坏,对潜藏着的黑暗存在的初次揭露才是前所未有的意义所在。在这个黑路撒冷区每日上演的无数超常现象,哪怕其中一个泄漏到这城市之外也有可能会左右一整个国家的命运,「今后千年世界霸权的龙争虎斗之处」这一说法绝非夸大其词。
 黑路撒冷区之物不能去到外界,所以黑路撒冷区本身就必须成为一道尽可能坚固的防线。
 正是为了这一点。
 长久以来一直与潜藏于黄昏之影的存在暗斗不休的“猎牙人”向黑路撒冷区派遣的超人们组成的组织,这就是莱布拉。
 高贵的磐石,比刀刃更锋利的铁则,Klaus Von Reinherz所率领的成员们——

「啊—哈哈哈哈哈哟呵呼呼呼嘿嘿咳咳呀哈哈哈哈!」
 笑得流出了眼泪,一把抓住Zapp的脑袋,瞅了一眼他的表情,就用手指指着Zapp的脸又大笑起来,一直笑到滚倒在地,然后又爬起来一把拽住似乎想要偷偷逃掉的Zapp,继续笑个不停的,正是通称K.K的高挑女性。
「啊哈哈哈你看看你! 万花丛过的浪子也有今天! 噗哈哈……报应! 这就是善恶终有报啊! 真是报应不爽!」
「求求你放过我吧大姐头……还有你先别再笑了不然真要咬着舌头的……」
 Zapp一边眼含泪花地抽噎,一边恳求道。即使是我行我素的他,在组织内部也非常重视上下级关系。虽说是专业意识的体现,也不能否认有单纯是因为对方是一个违抗不起的对象的因素在。毕竟是这个莱布拉的成员嘛。
 不知是不是因为Zapp的苦苦哀求,K.K松开了手。脱力的Zapp啪嗒一声倒在了地上。
 低头看着Zapp的情况,K.K低声咕哝。
「啊呀,真的很难受?」
「我说—,身体很痛诶……刚才开始就是」

「嗯?真奇怪啊」
 突然出声这样说的,正是在此时走进房间的Klaus。他弯身看向霜打的茄子一般的Zapp。
「我应该没有下比平时更重的手吧」
 Zapp这样那样地突然对Klaus发动袭击太过家常便饭了,已经到了谁都司空见惯的程度,连Zapp自己都学会了不至于太痛的窍门。
 维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Zapp勉强抬起头,十分难为情地说:
「不,再早一点的时候开始的,怎么说呢—,感觉像是从身体里头往外疼似的……」
「唔呣。真复杂呢」
 Klaus摸着下巴,继续说道:
「还是稍微找下医生吧。楼下的空房间改装成了临时医务室。还是看一下的好。」
「……是为了Valerie的检查设立的吗」
 Leo这样问,Klaus点了点头。是为了调查她记忆被封锁的原因特意设立的吧。交给其他方面调查可能会演化为比较微妙的案件。此外也有要做安保上的身体检查的考虑。有可能是某人为了设计莱布拉布下的圈套,这一可能性到底还是存在的。

 这样想着,Leo的目光落到了在地上吱溜吱溜地扭动着的Zapp身上。
 他猛然想了起来,开口说道:
「啊。说起来,任务的时候。目标的魔术师,好像对Zapp先生下了诅咒。」
「不是中途就打断了吗。我怎么可能会中那种窝囊废的诅咒——」
 Zapp这样抢白道。
 除了他之外的所有在场的人,都无声地各自交换了一个目光。恐怕所有人都是同一个念头。
 这家伙,怎么可能没中。
 Leo发出了悔恨的呻吟。
「都是因为我拖了后腿」
「不过啊,要是没这家伙在的话连看都看不到咧」
 是想姑且安慰他一下吗,Zapp居然开口帮他辩护。Leo也多少稍微打起了一点精神。

 Klaus打断了两人:
「已经请了懂诅咒的地下医生来。你检查一下吧。不过他现在正在给Miss Bama作检查。」
「父女俩就一起亲亲热热地看医生吧~,孩子他爸?」
「呜呜呜。大姐头……」
 正当诸如此类的对话继续着的时候。
 Steven轻轻咳了一声,带回了脱缰的话题。
 这位Steven A. Starphase,是莱布拉的主心骨之一。虽然并不是明确的职位,但他一直占据着Klaus的副官的立场。
 与Klaus相比,他可以说是俊俏而文雅。脸上的伤疤,以及那种自然而然的无懈可击的气质——经常以特殊的双眼追踪和观察「间隙」的Leo对这一点格外敏感——让人感觉他说不定是一个和Klaus不同意义上的可畏的人。
 一如既往地,Steven静静地开口说着正论。
「要验明真伪的话,应该要尽早进行DNA鉴定吧」
「……这种话,还真有人会信吗?啊,除了那边那个人以外」
 Zapp勉强抬起头,指着Klaus呻吟道。

 Leo不仅对Zapp,也对屋里的全员这样开口说:
「但是,那个孩子确实说出了类似于预知未来的发言」
 Klaus、Steven、K.K。
 以及另一位从刚才K.K折腾Zapp时就在用手机拍摄着他满眼是泪的样子的,拘谨地站在沙发背上的黑发的美女。
 这位Chain Sumeragi是狼人局派遣来的优秀情报员,但也是个极度热衷于在一旁观察Zapp陷入窘境的苦态的怪人。
 没有什么要紧事,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这回的消息,兴高采烈地就来了。似乎是认为是否要相信Valerie的话这点仍应搁置,她毫不客气地发言说:
「不会是所谓的读心吧?」
 她的眼睛仿佛在说「你们两个该不是上了当的烂好人吧」一样地眨着。
 她那种冷淡的态度大概是因为她担任的是谍报工作——不如说,她是刻意希望别人这样想。总之,再被她用那种怀疑的眼光盯着的话心里会更没准的。但是Leo还是继续开口说着自己也清楚无法确信的话:
「唔—……虽然不能断言说绝对没有耍花招,但是确实不是单靠说说而已。她说出了那个魔术师所在的位置。」

「说不定是串通好的」
「多亏她我们才抓到那魔术师,而且当时有很大可能会直接杀掉他。对魔术师那边来说也太过不划算了吧」
「…………」
 Chain不再说话了。
 就在这时,Steven突然接口说:
「如果这中间有什么花招……那么至少,莱布拉为抓获Gidro所布置的时间、地点、人事安排都已经被对方掌握了。再怎么说,情报泄露到如此地步的可能性也实在太低了」
 Chain果然还是一言不发。
 Leo的声音颤抖起来:
「那么,果然……」
 但是Zapp猛然撑起身体,咬着牙说:
「我说啊—。就算真能回溯时间,把人送过来,那也得是超弩级乱来一把的神格的压倒性的神迹吧。那种玩意,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十岁的小破孩的愿望就随便发动呢——」
 但他想起之前遇见Leo的情形,又顿住了。
「唔。不过……也有你小子这种例子啊」
 他这样咕哝着,在K.K微笑着的注视下又趴了下去。

 超出常理的强大存在,拥有字面意义上的超出常理的强大力量。
 所以他们的也时常以超出常理的思维活动,做出很多按人类的一般理论而言只能说是意义不明的行动这种事,确实不是没有先例。倒不如说,比起指望那种邪神级别的存在能按照人类等级的感情或利益因素行动,这种情形的可能性还要高上一些。
 不论多么不可思议,都无法仅仅因为可能性太低而断言「这不可能」,可以说是这个城市最棘手的地方吧。
「以有限的情报来推测——」
 Steven再次开口把停滞住的对话向下推进:
「不仅仅是单纯地持有来自未来的情报,她还通过将情报以“SPOILER”的形式泄漏出来的方式改变了因果,这一点也应该纳入计算」
「所以,会令破绽过度扩大化的情报就全部封锁掉了吗」
 听到K.K接着他的话这样说,Steven一时陷入了思索:
「未来的情报啊……那个封锁有办法解开吗?」
 他的这句话,令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

  [<<上一话]   [第一话]    [下一话>>]   



评论(6)
热度(35)

© A. All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