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lley

草食百无一用抖盐社畜。
JOJO/TRIGUN/B³/SMT 末期患者。
同人游戏《第七人》攻略的那个人,也是汉化版游戏翻译里的那个Alley。
一段时间不被拍打就会退化成ROM专。
总是提不起劲。
总是提不起劲。

梅露可物语-血界战线联动血界角色个人故事翻译

纯手打个人翻译,仅供同好共享用,严禁用于赚取积分等获取利益行为。

因为对梅露可是今天登入第十天的纯新,所以如果梅露可侧的用语/人物关系有什么错误的话欢迎捉虫。

翻译顺序依次为Klaus→Steven→Zapp→Leonardo→Michella。

因为懒就不分开发了,请各角色推自取所需。

有条件的话建议打开角色故事对照剧情中的小表情看,会增进观看感受【赤裸裸的官托骗抽

转载请务必与我联系。

===========================================

梅露可血界联动活动剧情故事翻译

===========================================

 -告诫的十字枪-

Klaus V. Reinherz


身为秘密结社Libra领袖的『BrennGlied流血斗术』使用者。

在逸才云集的Libra成员之中也人望所归,凭借自身强韧的肉体和精神与敌人对峙。

因为是名家出身,稍微有些不谙世事,曾被身为同组织的管事的Steven建议过要更精明一点。


「首先开始拯救这个世界吧」

出身:血界战线

职业:Libra首领

性别:男

年龄:28岁

兴趣:Prosfair,园艺

性格:认真

===========================================

人物:

镇上的大姐姐(路人女性)------------------Gi(Girl)

镇上的大哥哥(路人男性)------------------Bo(Boy)

Klaus V. Reinherz(大家的小少爷)---------Kl(Klaus)

梅露可(主人公身边的瓶装液体少女)--------Me(Merc)

介绍所的大姐姐(招募页面看板)------------Ag(Agency)

主人公(梅露可主人公,预设名Yuu)---------Yu(Yuu)

---------------------------------------

Gi:我已经说过不会再和你见面了吧!

Bo:拜托了,再重新和我交往一次吧……!

Gi:你放手!

Kl:住手。她感到很困扰。

Bo:咿!

    不,不好意思!(逃走)

Kl:……

    您还好吗。

Gi:呀啊啊啊!(逃走)

Kl:……。

Me:喵~因为Klaus先生太吓人两个人都跑掉了啦……。

Ag:说得是呢……。

    Klaus先生外表上,确实稍微有点恐怖呢……。

    实际上是个非常绅士的人哦。很轻松就能帮忙拿到放在高处的东西……。

    顺便拜托他帮忙搬到对应的地方,也很爽快就答应了。

Me:完全是把杂活丢给他干了啊!?

Ag:……哎呀,差点忘了。还有中午之前必须做完的工作没做呢!(离开)

Me:被她糊弄过去了……。

   (喵~……。作为同伴,好想向大家证明Klaus先生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啊……)

Kl:看来似乎是我吓到他们了。

    回过头来想想,要和异世界的人处理好关系,还真是十分困难呢。

    就像要构筑异界与人界的友好关系一样复杂。

Me:……Klaus先生!

Kl:有什么事吗。

Me:Klaus先生很温柔的,我心里很清楚!

    所以,请你千万不要灰心……!

Kl:……十分感谢,Miss Merc。

    不过,无需挂怀。被人恐惧对我而言是家常便饭了。

Me:对这种事感到习惯也太可悲了……!

    还有,不要加什么小姐!我们是朋友,叫我Merc就可以了~!

Kl:那么,便称呼你Merc君吧。

Me:喵~……。总感觉还是有点对外人的客气感……。

Kl:稍微休息一下吧。Gilbert,备……。

Me:怎么了吗?

Kl:是我不好,我忘记了。Gilbert不在这里。

Me:喵?Gilbert先生是哪一位啊?

Kl:啊啊,他是我的专属管家。一直都是由他为我泡红茶的……。

    我喝不下他以外的人泡的红茶。

Me:喵~Klaus先生也有这种小癖好啊……。

Kl:或许是未能适应环境变化,最近注意力似乎有所散漫了。

    以后自当多加注意。实在不应给你们带来不便。

Me:没有的事!Klaus先生很可靠的~。

Kl:不,就算身处异世界,再怎么说,不能正确判断状况也实在……。

Me:喵~!Klaus先生!

Kl:有什么事吗?

Me:我觉得是Klaus先生有些太过认真了。

Kl:……是这样吗。

Me:就是这样。一定是你的严肃以锐利的眼神表现了出来,才会被害怕的,我是这么想的。

    虽然有点想象不出来……你可不可以稍微放松一点看看?说不定就不会那么被人害怕了!

Kl:放松一点……?

    不好意思。我平时就一直是这样的。

Me:这样的话……。

    那就来练习吧!

Kl:练习是指?

Me:首先从沟通的最基本中的基本,笑容的练习开始吧!

Kl:笑容……?

Me:Klaus先生什么都会,真的很厉害!但是,几乎看不到你笑的样子!

Kl:确实,我经常被评价为给人很强的威压感。

Me:多笑一笑怎么样?我感觉要是看到Klaus先生的笑容,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明白您是一个温柔的人的!

    就算来自不同的世界,笑容一定是对所有人都通用的!

Kl:……。

Me:Klaus先生?你怎么了?

Kl:……。

Me:……。

Kl:没有,刚才试着笑了一下……。

    感觉如何?

Me:喵喵喵!?

    Klaus先生,和平时的表情没有区别啊……。

Kl:可能是我的面部肌肉太僵硬了。

Me:是这种问题吗……?

    总,总之请把嘴角上扬!然后自然地露出微笑的表情!

Kl:像这样吗?Merc君。

Me:喵~!?牙,牙好可怕……!

    稍微把嘴纵向打开一点!

Kl:这样如何?

Me:眼神完全没在笑啊!再来一次!

Kl:……这样?

Me:还差得远呢!来,再试试!

Kl:唔唔唔……。

Ag:感觉像是巨人和妖精在对话的温馨场面呢。

Yu:不,怎么看Klaus先生都很困扰啊,我去阻止一下Merc好了……。




===========================================

   -冻结的伤颜-

Steven A. Starphase


隶属于Libra的男性『猎牙人』。处于类似副官的立场,对于能对组织以及Klaus造成妨害的事物,会以冷静甚至冷酷的方式,用宛如绝对零度一般的心境摘除掉。

是以踢技为主体的格斗术『Esmeralda血冻道』的使用者。因为能用自己的血液冻结对手,是泛用性非常广的一种技巧。


「真是的,你也太狡猾了……」

出身:血界战线

职业:Libra成员

性别:男

年龄:32岁

兴趣:家庭聚会

性格:冷静

===========================================

人物:

面包店师傅(路人男性)--------------------Ba(Bakery)

Steven A. Starphase(不愧番頭)-----------St(Steven)

主人公(梅露可主人公,预设名Yuu)---------Yu(Yuu)

---------------------------------------

St:哟,今天也很有精神嘛。

Ba:哦,这不是Steven先生吗!可不是,我们可是靠身体吃饭的!

St:哈哈哈,真可靠啊。我等下会再去店里叨扰。

Ba:哦哦,那可敢情好!你一过来的话,追着你屁股跑的姑娘们也会到店里来了!

St:喂喂,我是什么招徕客源的吉祥物吗?好过分啊。

Ba:哈哈哈!抱歉抱歉!总之,欢迎随时过来玩。

St:啊啊,承蒙好意了。抱歉喊住你。

Ba:没有的事!那回头见!

St:啊啊,回见。

    ……。

    少年,打算监视别人的话要更上道一点。你从最初到最后都一直明显露着马脚。

Yu:(哇,被发现了!)

    不,不好意思。因为很在意所以……

St:当心一点哦?要是刚才的对话是Libra的机密要事的话,你就会听不到任何忠告就直接消失掉了。

Yu:咿!对,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St:有心了。那么,为什么要监视我?

Yu:啊,这个话题果然还要继续啊……。

St:当然了。放着不管变成大惨事可就不好了。

Yu: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到那个地步……

St:……。

Yu:……那个,知道了。我坦白。其实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单纯……

St:……单纯?

Yu:单纯感觉Steven先生和面包店老爹的组合实在很新奇……

St:什么啊,原来是在意这个啊。

    我想要和什么人搞好关系是我的自由吧?还是说,成为少年你的同伴之后,连这方面也要受到限制了?

Yu:不,没有!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只是,有些想象不到两位之间的关联点……。两位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呢?

St:在他的面包店啊?在买面包的时候顺便闲聊了几句,以此为契机熟络起来了。仅此而已。

Yu:意外的……很普通啊。

St:怎么,你在期待更有戏剧性的答案吗?

Yu:说,说实话有一点点。Steven先生又高雅又帅气,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在各种聚会认识的……

    还有,对Steven先生居然也去面包店这件事感觉稍微有点小受冲击,嗯……。

St:喂喂,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凡人啊。面包店的话我还是会去的。

    啊啊,原来如此。因为这种心理,对我和他的交流抱有疑问?

Yu:对,对不起!听了刚才的说明我已经完全明白是自己误会了!

St:那就最好不过了。这样一来我再和他交流就不劳你费心监视了吧。

Yu:呃!真,真的很对不起。

    ……那个,虽然没什么关联,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St:请便?不如说我如果拒绝的话以后恐怕会更麻烦。

Yu:啊哈哈……非常感谢。

    那个,您和面包店老爹都聊些什么啊?

    因为真的对两位之间的对话十分好奇……

St:但是确实没什么特别的话啊?

    天气的话题,或者最近发生的奇闻趣事。

    还有面包的行情,客人的数量种类之类的也有聊过。

Yu:嘿……对话内容也比想象的要普通呢。

St:只是和友人的日常对话,这样是理所应当的吧?而且呢……

    光是这些,作为情报来源就已经有十二分的价值了。

Yu:……!?(怎么感觉一股寒气……?)

    难,难道说您是为了收集情报,才特意去接近面包店老爹的吗……?

St:随便你怎么理解了。

Yu:……。

St: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啊,少年。我对他确实是抱有好感的。

    他和我家的女佣稍微有点像。那一位做的烤牛肉十分可口,堪称完美。

    并不只是作为情报来源而已。作为友人,和他的交流也的确令人心情舒畅。

Yu:说,说的也是呢!对不起。是,是我想得太奇怪了……

St:啊啊。只要他一天不在我背后举起枪口,他就永远是我的友人。

Yu:……。

    呃,经验之谈?

St:啊,这种工作嘛。

Yu:……。

St:怎么?

Yu:不,没什么。感觉到了是活在不同的世界……

St:事实也的确如此。

Yu:说,说的也是呢……

St:少年你也注意一下哦?对我或是Libra刀枪相向倒是无所谓,但届时也请务必要做好相应的觉悟才好。

Yu:我,我才不会那么做啦!

St:……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了。

    那,我先失礼了。换了一个世界可是积压了成山的工作呢。

Yu:那,那个!

St:还有什么事吗?

Yu:……。

    我绝对,不会背叛Steven先生。

St:……。

Yu:啊,不是!对不起,不应该下定论!毕竟谁也说不好大家接下来会怎么样……

    我和Steven先生在观念上产生对立,不欢而散的可能性确实也不是完全没有……

    但是即使有那么一天,我也绝对不会从背后,绝对不会做出从背后袭击你的事,这一点我一定可以保证!就算要对峙也要从正面堂堂正正的……!

    但是真的认真打起来的话我一定打不赢的,所以请务必手下留情!不如说,可以的话希望大家最好能靠谈话解决问题……

St:……哈哈哈,真意外啊。

Yu:干,干什么啊!我可是认真这么说的!

St:啊啊,我知道。我很经常看到人『认真』的表情的。

Yu:咦?

St:是自言自语。

    少年,不好意思了。听了刚才那段话,『针』我已经拿掉了。这种程度的信任的话,你还是配得起的。

Yu:咦,针?那,那是什么?什么时候……

St:实在想知道的话也无所谓,不过我个人还是推荐保持不知情比较好。

Yu:承蒙好意不用说了!

St:聪明。

    回见了,少年。有需要我的时候随时联络。要是有空的话我会帮一把。

Yu:啊,走掉了……。

   (……好像第一次,说了同意帮忙的话呢)

   (总算被他认可为同伴了,这样理解……可以吧)




===========================================

-焰神栖居的半血-

  Zapp Renfro


能将自己的血化作刀刃的『斗流血法』的使用者。因为个性粗野即使在同伴之中评价也很低,但是也有虽然嘴上抱怨连连还是一直用心担任着Leonardo的护卫工作的,照顾他人的一面。

顺带一提Zapp使用的是斗流中名为『加具土』的分支,他有一位师弟,是与之相对应的分支『志那户辨』的使用者。


「跟老板比起来你还稍微有点嫩啊!」

出身:血界战线

职业:Libra成员

性别:男

年龄:24岁

兴趣:赌博

性格:急性子

===========================================

人物:

主人公(梅露可主人公,预设名Yuu)---------Yu(Yuu)

Zapp Renfro(24岁,是人渣)---------------Za(Zapp)

介绍所的大姐姐(招募页面看板)------------Ag(Agency)

镇上的大姐姐(路人女性)------------------Gi(Girl)

镇上的大叔(路人男性)--------------------Un(Uncle)

---------------------------------------

Yu:Zapp先生,有点话要对你说,有空吗?

Za:等回头的。吃饭呢,忙得很。

    这种事眼睛不瞎就看得明白的吧。你小子,是来找碴的吗?还挺有种的啊,嗯?

Yu:话题跳跃太快了吧……?

Za:你这张嘴还挺能说会道的啊?

Yu:哇啊啊啊啊,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会道歉的,拜托请把那个收起来!

    但,但是,这边要说的也是十分要紧的话!边吃边听也可以,能拜托你听一下吗?

Za:啥啊,好麻烦啊。快说快滚。

Yu:哈啊……太好了。谢谢您。

    那个,要说的就是那个,稍微有点不太好开口……

    Zapp先生,是不是追求了介绍所的大姐姐来着?

Za:……。

    ……啊~,这个嘛。这个是这么回事。

    一场误会。

Yu:不,确凿无疑是事实。

Za:不不不不,真的是误会。你听好了,头巾小弱鸡。

Yu:这称呼好伤人!?

Za:你说的是那个人吧。一直在这里负责登记的那位姐姐?

Yu:没错,是这样。

Za:总之,你听我说。那位姐姐,是个相当出色的美女吧?

Yu:确实如此……。的确有一张非常漂亮的脸孔。

Za:没错吧?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不撩一下的话太失礼了。

Yu:哈啊啊啊—……

Za:别那么露骨地发出打心眼里感觉心累的长叹声啊。

Yu:啊,对不起。理由实在是太过那个了,忍不住……!

Za:傻吗!你小子,傻吗!男人有这种心理是理所应当的吧!你怎么会不明白呢!

    是这么一回事吗!因为一天到晚和魔宠们混在一起,审美感觉已经完蛋了吗?

    喂喂喂,放过我吧~。我可理解不了那种激进的性癖哦~?

Yu:等……!请不要抓住一个空子就以十倍的力气进攻好吗!明明我还是特意斟酌了语句才来说的!

    我知道了。那我就直话直说了!找我抱怨Zapp先生的话根本就没有停过!

    『只要一见面一定会说些轻薄的话』『有性骚扰意图的发言太多了』『已经……受不了了』一类的……

Za:啥!?这,这都是那位姐姐说的吗!

Yu:不,是所有和Zapp先生交谈过的女性,大家众口一词的发言!

Za:啥—!?

Yu:连和你一起行动的我的风评都不讲道理地下降了……真的是太……!太……!

Za:别,别,你别哭啊!这搞得我像是什么恶人一样!

Yu:请不要说得好像自己没错一样!

    总之,可以请你在女性关系方面稍微自重一点吗?这样下去对旅途都会造成困扰的……

Za:呃啊啊诶诶诶诶诶诶诶?

Yu:这人究竟是怎么发出那种打从心底里感到不满的叫声的啊……

Za:这绝对不行啊,Yuu!你把我扔到这么个遍地美女的国家,还不让我撩妹?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送我回黑路撒冷算了—!

Yu:等下,不要在这种地方抱着人纠缠不休啊!你是小孩子吗!

    ……我也没说就绝对要完全禁止啊。只是希望你至少能有点节制也好。至少,请在常识范围之内的……

    啊……

Za:……?咋了。

Yu:那,那个。您知道什么是常识吗……?

Za:恁个当老子傻吗?

Yu:哇—,对不起!看到Zapp先生至今为止的言行举止,忍不住真的有点担心了!

    说,说的也是呢!就算Zapp先生再怎么风流成性,是个毫不犹豫就会用同伴挡刀的无可救药的人……

    至少也还是有常识的!对不起,我错了!

Za:知道了就好—!但是作为赔礼道歉,你怎么不得掏一点意思一下。

Yu:(这人真了不起啊。每次开口都能进一步拉低自己的形象)

Za:还有,啊~……刚刚说啥来着?对对,你小子看我万花丛过,嫉妒了已经受不了了来着,是吧。

Yu:大幅度转弯成对自己有利的理解了啊!?不,不是的!是说你给周围的人带来困扰了,请你自重一点!

Za:切,没办法啊。真给Libra在这边的评价抹黑了就过意不去了。知道了,我以后尽量少玩火就是。

Yu:真,真的吗!?太好了!十分感谢!

    呜呜这样一来终于不用被人指着后背说『那帮轻浮成性的男人』了……!

Za:高兴得都哭出来了啊,好恶心啊……。

    总之,你就放心吧。我这人只要话搁在这儿……。

Ag:好~,久等了!下一位,这边请~!

Za:来啦~。

Yu:等一下啊,拜托你等一下啊!你刚刚才答应了吧!?你自己还亲口说了的吧!?为什么能做到下一秒就当没发生过啊!

Za:烦死了撒手,头头巾巾弱弱鸡鸡!跟你说的那些话根本只是垃圾!不,是放屁!

Yu:回得也太爽快了!

Za:说你呢,赶紧撒手!那姑娘在叫我呢!

Yu:没有没有,根本没有在喊你吧!你理智一点啊,Zapp先生!

    这样一来没办法了!虽然对不住Zapp先生,接下来要24小时监控,禁止你以任何形式接触女性……

Za:斗法加刃二空赫!(斗流血法加具土刃身之二空斩丝赫棺缚!)

Yu:呃哇!?(这,这是什么!血做的线?身,身体动不了了—!)

Za:嘻嘻嘻嘻!老实在那儿躺着吧—!

Yu:唔唔唔唔—!(啊啊,等等!回来啊!不要再加重罪孽了—!)

Za:呀,这位小姐。你果然还记得我,对吧?

Ag:哎呀,Zapp先生!你来得正好,有话要和你说呢!

Za:哈哈哈,不用多说,我懂的。那,咱们俩找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单独……

Ag:呵呵呵,那可不行哦?想和你好好聊聊的人可不少呢!姐妹们~,Zapp先生在这里—!

Gi:Zaaaapp!总算找到你小子了!

Un:就是你小子,之前对我家女儿出手的吧?能不能跟我来一下啊?

Za:……啊?

Ag:哼哼,慢慢聊哦。Zapp先生!

Za:大,大家等一下。这个是那个,就是那个……

    Yuu!Yuu大人!救命啊!快用你那个不知道咋回事的轻飘飘软乎乎魔术,安抚一下这帮人啊!

Y:咕噜咕噜……。(愈术不是那么用的……)

  (而且……正好让你长长记性!)

Za:啊啊啊啊啊!虽然你不开口但我看得出来你小子要见死不救了!你这个叛徒——!




===========================================

 -诸神的义眼-

Leonardo Watch


以妹妹的视力为代价获得了『诸神的义眼』这一超常的双眼的少年。为了找到取回妹妹视力的手段,以新闻记者的身份来到了黑路撒冷,在一系列因缘巧合下成为了秘密结社Libra的成员。

他真正的强大并不来源于他的双眼,而是源自于他那即使恐惧也绝不逃跑的不屈精神。


「Hello,Michella。你还好吗?」

出身:血界战线

职业:Libra成员

性别:男

年龄:19岁

兴趣:和朋友一起吃午餐

性格:温柔

===========================================

人物:

Leonardo Watch(战斗力很低(设定))--------Le(Leonardo)

主人公(梅露可主人公,预设名Yuu)---------Yu(Yuu)

介绍所的大姐姐(招募页面看板)------------Ag(Agency)

梅露可(主人公身边的瓶装液体少女)--------Me(Merc)

---------------------------------------

Le&Yu:我们回来了……。

Ag:欢迎回来~。顺利治愈魔宠了吗?

    ……不,呀啊!?怎么两个人都浑身是伤啊!

Yu:稍微有点难对付来着……。啊,不过多亏Leonardo先生帮忙,总算是解决了。

Ag:那就好……稍微等一下。我去给你们拿毛巾和热饮料。

Yu:感激不尽……。

Le:麻烦您了,Gilbert先生……。

Ag:那是谁啊……?Leo君也相当意识模糊了呢。

    等一下就好,先坐下来休息一会哦。

Le&Yu:好~……。

Me:两个人都辛苦了。平安无事地治愈了魔宠,又解决了一桩事呢!

Yu:没错。托Leonardo先生的福总算搞定了。

    真的十分感谢,Leonardo先生。

Le:没有没有,治愈它的不是Yuu你吗。我只是帮了一点小忙而已。

    话说回来,还真了不起啊,一直都和那么凶暴的魔宠战斗的吗。

Yu:怎么说,实际上在战斗的与其说是我,不如说是在我治愈期间保护我的同伴们啦……。

    而且,见识过Leonardo先生的世界之后,像今天这样的状况,感觉好像还是可以归类在平稳的范围之内的。

Me:不管怎么说,至少不用担心世界毁灭一类的……。

Yu:没错,嗯!就是这样!跟那相比已经十分和平了!

Le:(因为是事实所以无法反驳呢……)

    不过即使程度不同危险也还依然是危险啦。会像这样受伤,而且一个不好也完全可能会有比受伤更严重的后果。

    对此你却一点抱怨也没有呢。就是这一点。这不是也很值得自豪的吗?

Yu:没,没有没有,这是我依照自己的意志决定要做的,怎么可能会抱怨啊……!

Le:那就愈发了不起了呢。选择做这样危险的工作,可不是人人都能坚持下来的。

Yu:呃呃呃!别,别再说了!不要因为看我害臊有意思就夸个不停啊!

Le:我又不是Zapp先生,不会做那么恶劣的事啦。

    不对,那个人的话,就算是为了讨嫌也不会主动去夸别人的……

    总之,Yuu你真的很了不起。不管问任何人回答应该都是一样的。

Me:这一点我也同意!

Yu:呣,呣呜呜……!但是要说的话Leonardo先生也很值得自豪啊!

Le:咦,我吗?

Yu:每天每天,都和世界规模的危机战斗!还在其间的空隙里打工攒钱补贴家用!我,我觉得这才是了不起!

Le:不,不是,我这才是真的因为自己想做才做的……

Yu:我还听说你累到都吐血了!

Le:这都是听谁说的啊!?

Yu:Klaus先生说的,我每次听到他叙述你的奋斗史,都感觉眼泪停不下来……

Le:(啊,Klaus先生的话就没办法了……)

    谢谢你担心我。有你这份心意就足够了……

Yu:请稍微活得多为自己打算一点啊!

Le:不我活得很好啊!根本没想到你们原来是这样操心我的啊!别看我这样也是活得很乐在其中的放心啦!

Yu:是,是这样吗?

Me:但是黑路撒冷,不是天天都和危险擦肩而过的危险地方吗……?

Le:也不是每个角落都是危险的啦。还有不少来观光的游客呢。

    而且因为是很有刺激性的地方所以反而还挺开心的……啊啊,比起空口说实际看更好理解呢。等我一下。我照相机里有照片……

Me:喵~,Leonardo先生的照相机,不管什么时候看都令人惊奇呢……

Yu:不用印在纸上就可以看的照片,而且,还有这么鲜艳的颜色……嗯~,真的能切身体会到技术水平的差异啊。

Le:啊哈哈,也不是没有纸质的照片啦。啊,这张照片应该很稀奇吧?

Yu:唔哇,好大啊!这,这什么啊!魔宠吗!?

Le:Giga Gigafordmarshef伯爵。是世界最大的『个人』哦。

Yu:这是一个人来的吗!?

Me:喵?这边这个……是蘑菇吗?

Le:啊,那个是Nej。是我在那边的好朋友。

Me:喵哇~!Leonardo先生连这样的人也能搞好关系啊!

Yu:啊,这张是Libra……的诸位吧?是那几位吗?

Le:没错没错。我们不是把大使的头送回大使馆了吗。在那之后作为庆祝大家去吃沙威玛的时候拍的。

    那时候我租的房子还被爆破了。当时可真是相当辛苦呢,啊哈哈哈哈……

    唉……我的X Station。我的半条命4……。

Me:突然一下子整个人都消沉起来了!?

Le:Double X……Double X……

Yu:虽然不太清楚但是请振作一点!一定会有好事情发生的!

Le:哦!哦哦!抱歉,稍微想起了一些可怕的事……

Yu:刚才简直是不同寻常的消沉表情啊……。果然在那边的生活还是相当勉强的吧?这,这样不行啊。不要勉强自己装出很享受的样子啊!

Le:没有没有没有!真的也相应的有很多开心的事啊!

Yu:那就好……

Me:不过确实,照片里出现的Leonardo先生,永远都是一副乐在其中的表情呢!

Yu:说的也是呢。看了照片感觉放心多了。

Le:不是,你们到底以为我在那边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啊,不过在这边也有这边的乐趣就是。特别是和Yuu你们在一起治愈魔宠,我还蛮喜欢的。

Yu:诶!是,是这样吗……?

Me:难道说Leonardo先生……。因为无法忘怀黑路撒冷的刺激生活,已经变成一天不待在危险的地方就浑身不舒服的人了?

Yu:真的拜托你好好休息一下了!

Le:应该好好休息一下的是你们两个!你们到底以为我精神有多病态啊!?

    不是那么一回事。我在Libra工作的时候基本都在后方,只能看着同伴们战斗的背影而已。

    所以能够站在谁的身边战斗,对我来说是非常新奇的一件事。能肩并着肩……这么说倒也不是非常准确,但是能和什么人站在同一战线上战斗的感觉真的也不坏。

    总之,彼此彼此,大家都是后方支援系作战的感觉一类的……

Yu:Leonardo先生—……!

Le:你又怎么了!?

Yu:我也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Me:这是后方支援系之间的美丽友情~!

Le:噗哇啊啊啊!?住手!你要勒死我了哇啊啊啊!?

Ag:久等啦~……咦,诶?

Le:等,住手!啊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啊!你小子,别当别人不会还手啊!

Yu:唔哇!?Leonardo先生!那里不可以!啊哈哈哈哈,好痒啊!

Me:喵喵喵!注意一点啊!千万不要把我弄掉了啊!

Ag:哎呀哎呀,呵呵呵。大家关系真好呢。





===========================================

 -光辉的公主-

Michella Watch


个性宛如映照水面的灿烂阳光一样爽朗的少女。因为双脚不便,日常生活似乎无法离开轮椅的帮助。以前,在某位异界存在授予『诸神的义眼』并索求代价时,为了保护自己的哥哥Leonardo主动牺牲了自己的视力,从而双目失明。

她一直以乐观的精神直面着自己的命运。


「要夺走的话,就夺走我的吧」

出身:血界战线

职业:僧侣

性别:女

年龄:16岁

兴趣:素描

性格:勇敢

===========================================

人物:

梅露可(主人公身边的瓶装液体少女)--------Me(Merc)

Michella Watch(妹天使)------------------Mi(Michella)

主人公(梅露可主人公,预设名Yuu)---------Yu(Yuu)

---------------------------------------

Me:喵~好可爱的公主殿下啊!

Mi:哎呀,真的吗?谢谢你,Merc。

Me:那之后呢?

Mi:公主殿下的城堡被坏心眼的幽灵占领了。

Me:那,那可太糟了!没有谁能来帮忙吗?

Mi:那是因为,坏幽灵会隐藏身姿迷惑大家。

    所以虽然最强的战士们纷纷来帮忙,但是谁也没法找到坏幽灵。

Me:喵~!那公主殿下不就危险了吗~!

Mi:但是呢,公主殿下她啊……。

    ……!

Yu:我回来啦,Merc,Michella。

Me:Yuu君,欢迎回来~!

Mi:……,欢迎回来,Yuu。

Yu:嗯?你怎么了,Michella。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

    如果有什么的话一定要说啊?我们可是同伴……。

Mi:……没事的,只是在想我居然也会搞错呢,

Yu:……?

Mi:我啊,刚才不知怎么的,误以为Yuu是哥哥了。

    我明明清楚哥哥其实不在这里的。

Me:他们俩有那么像吗?

Mi:嗯~,气氛上吧。

Yu:气氛……?

Mi:……要怎么说呢。

    啊,对了!

    呐,Yuu。可以借我一只手吗?

Yu:手?

Mi:左右都无所谓,随你喜欢就好。

Yu:那,那就右手好了。

Mi:……。

Yu:那个,Michella……?

Mi:嗯,果然是这样。

Me:明白什么了吗?

Mi:呐,Yuu。你有一双十分温柔的手。

Yu:你,你突然说什么啊。

Mi:实际摸过之后就很清楚了。

    Yuu的手,和哥哥的一模一样。

    所以你们在气氛上才那么相似。

Yu:……那个,怎么说,不敢当呀。

Me:Yuu君,因为太害羞已经开始用平时绝对不会用的口气说话了~!

Yu:你,你别笑啊,Merc!

    说,说起来在我还没回来之前,你们俩在这边说什么呢?

Me:甚至开始强行转换话题了……。

Mi:我在和Merc一起,读这个素描本上的故事。

Yu:嘿……!感觉很有年头的旧素描本呢。

    嗯?这个像乌龟一样的不可思议的生物是什么?

Mi:啊啊,那个是我哥哥。

Me&Yu:……!?

Yu:那个,令兄是背生甲壳的吗……?

Me:是爬着走路的……?

Mi:……?

    啊啊,是这样!你们俩都误会了!

    这是我年纪还小的时候画的。哥哥和Yuu你一样是人类。

Yu:是,是这样啊……。

Me:一下子感觉安心了……。

Mi:是我说明不充分,不好意思。

    ……,不过,也未必见得不对就是了。

Me:喵?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Mi:在小的时候,我曾经把哥哥比作是陆龟。

Yu:诶。龟给人的净是迟钝笨拙的负面印象啊……。

Mi:大家都这样想呢。但是呢……。

    陆龟这种生物,在结构上是无法后退的。

Me:就是说只能向前进的意思吗?

Mi:没错。

    当我听说这件事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从不退缩的哥哥。

    我的哥哥,不管经历怎样的艰辛,都绝对不会逃避。

    即使四面楚歌了也绝对会站住脚跟,一步步地向前挪动。

Yu:……好帅气啊。Michella的哥哥。

Me:就像是故事的主人公一样呢~!

Yu:嗯~……。

Me:Yuu君为什么要露出为难的表情啊?

Yu:我在脑子里对比了Michella描述中的哥哥和我自己……。

    怎么想都不像啊……!?

Mi:哎呀,是吗?

Yu:不,因为啊……。

Me:喵嘿嘿,我啊,真的好想有一天,可以见见Michella的哥哥呢~!

    两个人性格这么像,让人好在意会不会长得也和Yuu君很像呢!

Mi:嗯嗯,请务必。虽然只是直觉,但是哥哥和Yuu个性这么像,一定会意气相投的。

Me:我也这么想!

Yu:别,别把我一个人丢在一边两个人自顾自开始互相理解了啊……。

Mi:……,总有一天。

Yu:咦?

Mi:总有一天,你也一定会明白的。

Yu:……。

Mi:呐,Merc。我们接着讲刚才的故事,好吗?

    那样的话,感觉就应该能稍微理解一点,哥哥和Yuu之间的相似之处了。

Me:当然好啊,拜托了!我也非常在意故事的后续呢~!

Yu:故事是说那本素描本吗?

Mi:没错。这是很久以前我自己画自己写的故事。

    是关于公主殿下和坏幽灵和骑士的。

    想请Yuu你也务必听一听。

Yu:啊啊,当然可以。我自己也想更了解我和Michella的哥哥有什么相似之处。

Mi:谢谢。

    ……那么我从头开始了。

    这是关于公主殿下和坏幽灵和……。

    守护公主殿下的龟骑士<Tortoise Knight>的故事。




===========================================

fin.

===========================================

评论(14)
热度(192)

© A. Alley | Powered by LOFTER